Menu
What are you looking for?

雪落江湾

Source:adminAuthor:admin Addtime:2021/12/28 Click:
html模版雪落江湾

原标题:雪落江湾

松花江北岸大剧院雪景。 张澍 摄

下雪了,雪落江湾,天地浑然。我居临江高楼,凭窗而立,目之所及,尽收眼底。既有着“千里冰封,万里雪飘”的北国风光辽阔之感,更把眼前这一大片江湾的壮美景色收入同框。

松花江从西南而来,向东北流去。途经哈尔滨,这精灵被城市的异域风情所吸引,不肯径直而去。数百年来在江的北岸千折百回,留下了这道大大的江湾,冲刷出一片片湿地和宽厚的滩涂。

历史上,老哈尔滨人习惯地把老城区叫作“江南”,对面则是“江北”了。开埠百余年来,江北除了船坞、码头、打鱼场,便是农舍、乡间和广袤的田野。江岸荆棘丛生,水泡子多多,自然生态处在最初的原始态。“一江居中、两岸繁荣”,不经意间,“江北”崛起且形成“加速度”。如今的“江北”已经成为“哈尔滨新区”,而且是国家级新区,重点建设项目如火如荼。特别是“冰天雪地也是金山银山”的发展理念,让独具雄厚冰雪资源的哈尔滨打出了又一张走向世界的王牌。冰雪下的江湾湿地,已经成为中外观光客来哈尔滨赏冰玩雪的必然打卡地。

美丽的太阳岛

这江湾上最美的景致,当属太阳岛,它与流淌的松花江相生相伴。20世纪80年代初,一曲《太阳岛上》,让这个深藏于大江北岸茂密丛林中的岛屿蜚声中外。如今的太阳岛不仅有了丰富的内涵,而且有着更广阔的外延。据说,新的太阳岛辐射面积方圆已达80余平方公里。从西南方向的四方台区域出发,沿滨水大道一路向东北,至新建成的松浦大桥,绵延几十公里,都揽入了“太阳”的怀抱。从太阳岛向西,可与呼兰河湿地以及众多湖泊相拥相接。金河湾湿地公园、金河湾影视城、“三湖一岛”、哈尔滨文化中心湿地,还有刚刚建成的江北船坞湿地景观,一水相连,众星捧月。大雪之下,玉带环绕,古老的太阳岛愈发年轻,大有天鹅项下“珍珠”之美。

哈尔滨素有“冰城”之称。但是,冰城的冬天,不只是有着零下几十摄氏度的严寒,更有着冰雪下的火热,展现着激情与速度。与太阳岛相毗邻的冰雪大世界,在风雪中英姿焕发。高耸的塔吊,飘扬的旗帜,轰鸣的钻机声,搅热了这个初冬,向世人昭示着北京冬奥之年,这里将掀起更大的冰雪热。有媒体称,2021第三届哈尔滨松花江冰雪嘉年华以“快乐冰雪,相约冰城”为主题,总体规划面积约140万平方米,秉承着“一条松花江,两岸风景线”设计理念,充分利用宽阔松花江面,采用中轴两侧延展、镜像对称布局方式,着力打造核心娱乐区、趣味活动区、公益体验区、一站式体验区、机车扩展区五大功能区、三十余项娱乐项目。

展开全文

22年前的冬天,喜迎千禧年,哈尔滨松花江畔建起了第一座“冰雪大世界”。从此,晶莹、梦幻、浪漫成了这座冰雪王国的代名词。

20余年来,哈尔滨冰雪大世界如期履约。今冬的哈尔滨冰雪大世界将以天然的冰体讲述冬奥的故事,借助冰建筑的声光动感,带你感受冬奥的魅力,深度还原曾经的冬奥主办国的异域精彩,以六大冬奥主题分区,献礼2022年北京冬奥会!

约400米长的大滑梯用一块块冰体浇筑而成,延续着往年的惊喜,带你感受不一样的速度与激情;一座120米高的雪花摩天轮,将会承载您在120米的高空中俯瞰整个江湾,大江两岸的冰雪浪漫与梦幻尽收眼底;主塔形似冬奥圣火,巍峨耸立、神圣庄严。冬奥之光,闪耀世界,圣火之巅、激情相约、欢乐相聚、雪山飞扬,冰城人以火热的情怀和丰盛的冰雪盛宴献礼2022年北京冬奥会。

今冬的哈尔滨冰雪大世界不仅艺术观赏性更佳,视觉震撼性更强,而且出行方式也得到了极大改善!哈尔滨地铁2号线从江南穿越松花江,出入口直接连接着冰雪大世界的售检票大厅,让所有憧憬着这座童话城堡的游人一站直达园区,再也不用为交通所困扰。从报道中看到,冰雪大世界策划了跨年夜、春节、情人节等多场主题活动,游客在游览园区景观、畅玩游乐设施之余,还能亲身感受冬奥项目、参加主题活动,趣味性与参与感更强。

“松花江水波连波,浪花里飞出欢乐的歌”。这歌声不仅唱响在江水荡漾的夏季,而且回响在严寒下的冬天,它没有因为严寒而褪去青春的活力,而华丽转身有了新的舞台。

雪后戏雪的孩子。张澍 摄

下雪了,起风了。寒风自西伯利亚而来,江风顺大江狂舞卷起千堆雪。在这风雪之中,在高空俯瞰,能见到一座巨大的雪堆造型的建筑物,那就是大剧院了。于2015年落成的哈尔滨大剧院成为音乐之城的新地标。其型外观宛如江风削出的雪塑,又如随风飘舞的绸带,与周围的湿地景观相互映衬、浑然一体。设计师曾说“它是江北湿地上的雪堆儿”,当然,也有人称其为“雪山”,是江北“太阳系”的雪山,白雪皑皑之间,它隆起在松花江边。

江湾上的新风景

如果说,哈尔滨的“江南”彰显着“东方小巴黎”的异域风情,那么,“江北”以大剧院为地标,就是现代化国际大都市的当代范儿。

雪花飘落。从我看到的方向,墨绿色的穹顶更像是一个大大的麦克造型,被银白色的丝绸所缠绕。这个丰富的想象,使我好像听到了有歌声从那里传出。剧院大大的平台,是雪花铺就的天然舞台。一位抖音制作人独自尽享这分宁静。一袭红衣,脚蹬红靴,蹁跹起舞,喜不自胜:“我爱你塞北的雪,飘飘洒洒漫山遍野……”

以大剧院为圆心,形成了江湾上又一道美丽的风景线。哈尔滨文化中心湿地公园,秉承了“海绵城市”的生态理念,通过景观手法修复被江堤隔离的湿地生态,为动植物的繁殖提供可靠的保障,利用湿地对城市雨水进行滞留与净化,植物种植乔木以白桦为主,穿插少量的水曲柳、蒙古栎等,水植物以荻、千屈菜、芦苇、香蒲等为主,加之原生态湿地中独有的植物塔头等,构成湿地公园异常丰富和多样的植物景观。

松花江畔雪景。张澍 摄

蜿蜒迂回的栈道上,铺满了积雪,像一条条玉带从大剧院主体建筑向四处飘逸。摄影发烧友依旧是长枪短炮,捕捉最美的瞬间;垂钓者们凿出一个正方形、圆形或并不规则的冰窟,怡然自得的等着江鱼上钩;江湾的水还没有完全结冰,冰带竟活脱地展示出一个“如意”形,利来网址。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给这美妙的环境以一个最好的注解。一群江鸥盘旋在空中,时而俯冲下来,直入江水,捕捉着猎物。这可能是它们在松花江上今冬最后的觅食。因为,更大的风雪即将到来,江面会在一夜间完全封冻。这时的孩子们和这江鸥一样,与雪嬉戏,与严寒为伍。看那,湿地公园如今成为孩子们的乐园,打爬犁、打雪仗、滚雪球、抽冰尜、耍雪圈,不亦乐乎;开心的笑声,回荡在大剧院周边,吸引着欲飞的江鸥水鸟,放慢了速度,拍打下翅膀,站立在残荷尖、灌木中,还有那只停泊的小木船上。

江湾无处不飞花,十里长堤十里歌。

下了一天的大雪,可能是累了。傍晚,雪停了下来,夜幕降临,华灯绽放。远之四方台、阳明滩大桥、松花江公路大桥,近在大剧院、中源大道、东北虎林园,楼下龙江第一村,再到百年老江桥,远至新松浦大桥,一排排路灯,一行行冰莹,一条条流线,一道道彩虹,编织成大江之北最绚烂的色彩。白天很清晰的路线,怎么到了这时分却迷乱起来。雪霁晶莹,入坠星海。行驶的车灯,游曳其中,如流动的音符,穿梭往来,又如织线,编织着江湾夜幕下最美的色彩。(韩玉皓)

相关的主题文章: